剛剛更新: 〔誰說擺地攤的不能〕〔美漫之超人〕〔何日請長纓〕〔從九龍奪嫡開始〕〔天琴涅槃〕〔海賊之茍到大將〕〔帶著技能充值系統〕〔次元卡組〕〔斗羅從拯救比比東〕〔炮灰嫁給了她的謝〕〔重生的全能人生〕〔洪荒調查員〕〔越界招惹〕〔開局從召喚諸天崛〕〔我真是奧術師〕〔爛柯奇緣〕〔團寵小人魚成了頂〕〔億萬富豪從相親系〕〔神豪從名媛團開始〕〔天才萌寶:總裁爹
鳳凰書城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元尊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血鏡
    望不見盡頭的幽黑深淵自大地上憑空出現,深淵中還有著恐怖的拳印殘余力量散發出來,令得虛空都是在震顫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隔著一層看似薄薄的防御結界,可卻仿佛是與生與死的界限。

    結界內鴉雀無聲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沉默的望著,氣氛沉重到讓人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“周元...”

    郗菁臉頰此時一片蒼白,她眼神有些恍惚,顯然是有些難以接受周元竟然在她的眼前被一拳生生的轟死。

    她有些搖搖晃晃的上前兩步,卻連忙被身旁的一些法域強者給阻攔下來。

    郗菁沒有理會其他人,只是喃喃道:“他不會有事的!”

    其他法域強者暗嘆一聲,先前太軒那一拳,恐怖到無法形容,莫說是周元,就算是他們這些法域第三境的人若是挨上了,恐怕都得重創,而周元,即便他自身極為的不凡,但不管如何,畢竟只是一個源嬰境...

    “郗菁元老,節哀!毙毂毖茌p嘆了一口氣,面容沉重的道。

    郗菁眼中忽的變得銳利,她盯著徐北衍:“是不是你搞得鬼?!”

    雖然她沒有任何證據,但出于一種直覺,她對這徐北衍抱有深深得懷疑。

    徐北衍聞言,卻并沒有動怒,只是沉聲道:“如果你是怪我關閉了結界,那我的確要說一聲抱歉,但如果我還需要做選擇的話,我依舊會這么做!”

    周圍那些法域強者見狀,也是紛紛出言相勸。

    在他們看來,郗菁這的確是在遷怒,畢竟徐北衍掌控結界權限,還需要對更多的人負責,之前的情況,如果繼續延緩下去的話,一旦讓得太軒也是沖進了結界,那所造成的后果無疑將會是毀滅性的。

    所以徐北衍這么做,是沒有任何錯誤的。

    郗菁面沉如水,她冷冷的看了徐北衍一眼,沒有再說什么,因為她知道眼下的情況,就算她有所懷疑,那也沒人會相信她,繼續鬧下去,也不會有人支持她。

    一切,都只能之后再看,如果到時候她真的調查出是徐北衍在搞鬼,不論如何,她都要將其斬殺,為周元報仇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不過在郗菁這里消停時,虛空中突然傳出暴怒的咆哮聲,只見得一頭金色巨獸踏空而出,狠狠的沖撞在結界之上,將其撞擊得漣漪陣陣。

    正是吞吞!

    先前雙方分開了一段距離,但連它都沒想到,周元這邊會突然出現這種變故。

    眾人也是認出了這頭跟隨在神女以及周元身邊的先天圣獸,一時無言,只能任其發泄,不敢上前安撫。

    而當結界內因為周元一行人的消失而出現動蕩時,在那結界的前方,虛空扭曲,一道白發人影浮現而出。

    赫然是太軒。

    隨著他的出現,結界內所有的目光都是投射而去,那些目光中充斥著恨意以及驚懼。

    太軒笑瞇瞇的迎著這些仇恨的目光,他顯然并不在意,反而是將視線投放在面前的結界光罩上面,他伸出手指,之間有浩瀚源氣匯聚而來,宛如是形成了一輪璀璨大日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璀璨大日直接是轟擊在了結界上,頓時爆發出巨聲,結界光罩上面有漣漪綻放,但卻是毫發無損。

    結界內,原本提起心的眾人頓時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看來依托著結界,倒是能夠阻攔住太軒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的防御結界!

    太軒也是贊嘆了一聲,這結界極為的不凡,必然是諸天圣者的手筆,其中又匯聚了諸天這些法域強者的力量,這令得此時的他一時間都難以撼動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打算以這結界來拖延時間嗎?”

    太軒目光投向結界內的諸天大軍,笑著點點頭:“其實你們的想法是沒錯,我這種狀態的確是有持續時間!

    聽到太軒此話,諸天大軍頓時眼睛一亮,果然,如果他們能夠拖到對方狀態失效,那么就能夠進行反撲。

    太軒負手而立,他凝視著眼前的結界光罩,淡笑一聲,道:“只不過問題是,這玩意,真的能夠護你們那么久嗎?”

    徐北衍冷笑道:“太軒,不要裝腔作勢了,這道防御結界乃是我諸天圣者所創,你想要將其打破,簡直是癡心妄想!”

    太軒笑道:“一群喪家之犬也敢言勇?”

    他揮了揮手,很快,后方天地微微的震動起來,只見得那圣族大軍鋪天蓋地而來,密密麻麻如蝗蟲一般。

    圣族大軍出現,其中出現了片刻的騷亂,緊接著便是有著諸多的身影猶如是被驅趕了出來。

    那些大部分都是源嬰,偽法域的圣族強者,其中更多的是一些丑陋猙獰的巨獸,赫然便是周元在龍靈洞天接觸過的孽獸一族。

    這些被驅趕而出的圣族以及孽獸族人,他們的眼中皆是帶著一點茫然之色,不過很快他們就感覺到一些不對勁,因為他們從其他那些圣族大軍的目光中看見了戲謔與憐憫。

    太軒轉過身,他望著這些“養料”,這些都是屬于圣族中地位較低的人,而那孽獸一族更不必多說,于圣族高層看來,只是如牲畜一般,可隨意宰殺。

    “諸位,圣族將會記得你們的功勞,你們的親人,都將會因為你們的獻身而受益!碧幟媛侗瘧,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那些被擠出來的諸多圣族,孽獸族隊伍也是感覺到一些不妙,他們眼中有慌張流露出來,然后急忙后退。

    太軒眉心圣瞳中,有血紅光芒暴射而出,血光直接對著那些“養料”刷去,而凡是與其碰觸到者,幾乎是頃刻間化為血水,血水升空,漸漸的在虛空上形成了一面巨大的血鏡。

    血鏡散發著一種無比的兇戾,陰毒之氣。

    在那結界后方,諸天大軍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,渾身都是泛起了無盡寒意。

    誰能想到,這太軒對待同為圣族之人,竟然也是如此的兇殘...這圣族,果真是個無情之族。

    “他究竟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們望著那面詭異的血鏡,一時間也是開始有些感到不安起來。

    而他們,很快也就知曉了太軒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當血鏡成形時,在那后方,無數圣族強者眉心的圣瞳猛然間張開,下一刻,一道道圣瞳之光暴射而出,直接是射向了那詭異血鏡。

    這些圣瞳之光一接觸到血鏡,便是被折射而出。

    只不過被折射出來的圣瞳之光,已是化為血紅色...

    噗!噗!

    無數道血紅而詭異的圣瞳之光破空而至,落在了結界光罩之上,那一刻,原本透明的光罩開始變得猩紅,猶如是被無盡的鮮血所潑灑了一般...

    而最讓得徐北衍等人驚駭的是,隨著那些猩紅的蔓延,防御結界上,竟是有著急促的漣漪開始綻放出來。

    他們感覺到,那防御力極為恐怖的結界,似乎是在此時開始被侵蝕,污染。

    從而變得...稀薄。

    ...

    而當這地面上圣族開始污染結界時,在那道看不見盡頭的黑暗深淵最深處。

    泥土中,突然有著手掌伸了出來,然后掙扎著爬出來,那是一道纖細的身影,不過此時她卻顯得有些狼狽,渾身都是淤泥,但她卻不顧自身,美目有些驚惶的望向四周:“殿下?!”

    正是蘇幼微。

    她突然聽到黑暗中有些響動,急忙驚喜的看去。

    卻是見到兩道身影踉蹌的走了出來,美眸中的光芒頓時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那是武瑤與趙牧神。

    “殿下呢?!”她急忙問道。

    武瑤紅唇緊緊的抿了抿,與趙牧神對視一眼,然后讓開了身子,蘇幼微眸光望去,小臉頓時煞白。

    只見得在那里,一道人影靜靜的躺在地面上,不,那已經算不得是一道人影了,他渾身幾乎是盡數的破碎,血肉,骨骼都仿佛融合在了一起,如果不是勉強從那股熟悉的細微源氣波動能夠分辯出來,蘇幼微甚至都無法相信他竟然會是周元。

    蘇幼微有些顫抖著緩緩上前,來到那破碎身軀的旁邊,跪坐下來,忽然淚如雨下,自從兩人認識以來,她第一次見到周元如此的凄慘...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萬族之劫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劍來〕〔我只會拍爛片啊〕〔超神機械師〕〔秘巫之主〕〔從骷髏島開始橫推〕〔都市之終極醫神〕〔秦陽蕭君婉〕〔極惡龍君〕〔婚久成殤〕〔我真沒想重生啊〕〔我的一天有48小時〕〔我的徒弟都是大反
  sitemap
卖白凉粉赚不赚钱 北京pk10精准计划网 江西11选5彩票遗漏 北京快中彩奇偶走势 000060股票行情 广东快乐十分 股票经验 买安徽十一选五亏了几十万 甘肃快3基本走势图开奖走势图 百度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股票k线图